整天戴口罩,还是躲不开过敏性鼻炎? |理中归元

“鼻痒、鼻塞、打喷嚏、流鼻涕,更尴尬的是,在这特殊期间,周围人看你就像看病毒,离你远远的,真是有苦说不出!”

“受疫情影响,恨不得一天24小时戴着口罩,还是不幸中招了!鼻子止不住的痒,鼻涕好像阀门打开的水龙头,喷嚏还能跟同事配合来个五重奏,过敏犯鼻炎实在是太难受了!”

……

面对这些无力的吐槽,理中归元深感:人艰不拆,这些大概是很多过敏性鼻炎患者的真实处境吧。

其实,国内外医务人员长期奋斗在过敏性鼻炎的预防和治疗上,为了能达到较好的疗效,对过敏性鼻炎的治疗方式和药物使用进行了重点研究。本期理中归元就带大家一同来分享这些研究成果。

什么是过敏性鼻炎?

过敏性鼻炎是一种发生在鼻粘膜中的过敏性疾病,其特征为打喷嚏、鼻痒、鼻粘膜肿胀、分泌物过多等。该疾病的发病属于Ⅰ型过敏反应,由过敏原产生的特异性将IgE抗体刺激机体与鼻黏膜浅层、表明细胞、嗜碱性粒细胞结合,此时,鼻粘膜被致敏。当鼻腔吸入过敏原时,嗜碱性粒细胞表面的IgE、肥大细胞会与过敏原结合,细胞膜会引起生化反应,以致组胺释放多种介质。

过敏性鼻炎的发病原因

过敏性鼻炎的发病原因相对其他症状来说比较复杂,例如饮食习惯和生活方式、种族、遗传、污染物、过敏原都可能诱发该症状;压力的增加与刺激性物的接触较多,也可能诱发该症状,但我们仍然还需要更加深刻的去探索相关因素。

过敏性鼻炎是全世界最常见的变态反应性疾病。随着社会工业化的发展及生活方式的转变,空气污染、粉尘不断增多,过敏性鼻炎的发病率呈升高趋势。

过敏性鼻炎的治疗方法

过敏性鼻炎的有效治疗方法包括过敏原免疫治疗,H1抗组胺药,糖皮质激素等。但由于与过敏性鼻炎药物相关的不良反应产生,过敏性鼻炎患者需要寻找新的药物来进行治疗。

近年来涌现的靶向药物、免疫疗法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效果,治疗模式也从单一治疗手段发展到综合性多学科治疗。

1
一般治疗

尽可能的避免与过敏接触是过敏性鼻炎疗效最好的方法之一。尘螨是常年性过敏性鼻炎较为常见的过敏原;而各种花粉则是季节性过敏性鼻炎较为常见的过敏原。

在生活中,患者应该勤换被褥、保持良好的卫生习惯、保持清洁,并在花季保护好自己,做好过敏性鼻炎的防治。此外,患者应经常运动,这对过敏性鼻炎的治疗很有帮助。

2
药物治疗
01 抗组胺类药物

组胺是一种炎性介质,在过敏性鼻炎的发病过程中发挥了重要功能,其可以刺激鼻黏膜的感觉神经末梢和血管,兴奋副交感神经,导致鼻痒、喷嚏等症状。因此,抗组胺药是治疗过敏性鼻炎的关键药物。抗组胺药在临床上的使用目前停留在第二代H1抗组胺药上,并以联合治疗为主。

第二代抗组胺H1受体药物对H1受体有更好的特异选择性,是过敏性鼻炎治疗的一线药物。但在仅仅使用了抗组胺药的患者中,患者通常要加用另一种药物。因此,抗组胺H1受体药与其他药物的联合治疗在过敏性鼻炎治疗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相关研究如下:

①李丽莎等研究表明,鼻喷糖皮质激素和口服抗组胺药的联合疗法优于口服抗组胺药,表明该联合治疗有明显疗效。

②Seresirikachorn等发现,抗组胺药与白三烯受体拮抗剂联合使用,在改善鼻部症状上提供了额外的有益效果,提示联合用药在治疗过敏性鼻炎上有明显优势。

综上所述,抗组胺药的联合治疗比单独治疗效果更佳。因此,寻找更多的HI抗组胺药与其他药物的联合疗法是过敏性鼻炎抗组胺类药物研究的重要方向。

02 激素类药物

鼻用糖皮质激素喷雾剂也是治疗过敏性鼻炎的常用药物,但由于其存在吸收性不好、水溶性差等问题,过鼻腔黏液时鼻纤毛能将药物从鼻腔中快速消除,导致作用延迟,因此需要开发一种能够避免被快速清除并获得较长鼻腔停留时间的制剂。

一项题为《New drugs in early – stage clinical trials for allergic rhinitis》的研究将应用增粘策略,把液体喷雾剂变成凝胶,延长药物与鼻黏膜的接触时间,增加药物释放,研究将比较莫米松鼻用凝胶和莫米松鼻喷剂治疗成人过敏性鼻炎的效果,目前试验仍在进行中。

此外,由于布地奈德可溶性差,限制了难溶性药物的吸收,Pozzoli等开发了一种布地奈德无定形固体分散体,以便改善通过鼻道的溶解和吸收,为开发用于鼻腔给药的难溶性药物制剂提供了机会。

糖皮质激素与抗组胺药联合使用效果显著,因此糖皮质激素的联合治疗有较好的前景。相关研究如下:

①刘英等将过敏性鼻炎患者随机分为布地奈德组、布地奈德联合抗H1组胺药组和布地奈德联合白三烯拮抗剂组,发现联合治疗组的鼻部症状评分均低于单独治疗组,提示糖皮质激素的联合治疗有较好的疗效。

②黄慧贞发现,联合使用氯雷他定与糖皮质激素的疗效明显优于单独使用氯雷他定,能够有效减轻患儿的临床症状,不良反应率也更低。

03 靶向治疗

机体吸入变应原可产生特异性IgE,当机体再次接触相同变应原时,肥大细胞和嗜碱性粒细胞表面的IgE蛋白能与变应原结合,导致炎性介质释放,因此以IgE为靶点的药物开发成为了治疗过敏性鼻炎的重要策略之一。有关靶向治疗的一些研究如下:

①奥马珠单抗是一种抗IgE单克隆抗体,能选择性与IgE结合,抑制过敏原与IgE结合,从而治疗过敏性鼻炎。但由于成本或剂量限制,奥马珠单抗不太可能广泛用于过敏性鼻炎的治疗。

②Chu等证明,人源化单克隆抗IgE抗体XmAb7195能通过鳌合IgE和FcƳRIIb介导的抑制机制发挥作用,抑制分泌IgE的浆细胞的形成,并降低IgE的水平。相对于奥马珠单抗,XmAb7195降低了人类总IgE水平多达40倍,提示其可作为潜在的药物。

③免疫球蛋白IgE的高亲和力Fc受体(FcεRI)与多价抗原的交联有关。FcεRI交联后,会活化肥大细胞和嗜碱性粒细胞,释放炎性介质,因此,FcεRI已成为可行的靶点,用于开发抑制肥大细胞和嗜碱性粒细胞活化的生物制剂。o-VA通过阻断FceRI信号通路来抑制肥大细胞介导的过敏性炎症反应,并抑制促炎细胞因子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和白介素-4(IL-4)的表达。

④Eggel等在体外研究中,发现DARPin30/85能阻断IgE与FcεRI的结合,并抑制RBL2H3细胞的脱颗粒,其程度与奥马珠单抗相似。

随着生物学研究的深入,新的关键调控靶点和调控通路不断被发现。PD-1/PD-L1通路的阻断促进了过敏性鼻炎患者CD19、CD25和Bregs的凋亡,提示程序性死亡蛋白-1/程序性死亡蛋白受体-1(PD-1/PD-L1)通路可能是过敏性鼻炎的有效靶标。

⑤Zhu等证明,过敏性鼻炎患者鼻刷标本中存在高水平的HMGB1和TLR4mRNA表达,与IL-4、IL-5、IL-13或IL-17A成正相关,与IL-10成负相关,表明HMGB1/TLR4信号通路可能是过敏性鼻炎的靶点。

靶向药物仍有潜力可以发掘,明确驱动过敏性鼻炎发生发展的关键信号通路,筛选获得针对特定生物标志物的靶向抑制剂将是过敏性鼻炎药物开发的方向和关键。

04 免疫治疗

传统的免疫治疗包括舌下免疫治疗和皮下免疫治疗。然而,只有不到5%的过敏患者接受免疫治疗,因为传统的免疫疗法持续时间长,并且存在过敏副作用的风险,需要寻找更有效的免疫疗法。相关研究如下:

①免疫调节剂环孢素是一种免疫抑制分子,其通过抑制Th细胞中的钙调神经磷酸酶来减少炎症细胞因子的合成。

②Weinstein等发现,应用了鼻腔糖皮质激素和环孢素的过敏性鼻炎小鼠均获得明显的鼻部症状减轻。其中,鼻腔糖皮质激素能抑制Th2细胞因子,而对Th1无效;环孢素在两条途径上都有效,这为激素耐药或反应性差的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策略。

③淋巴管内治疗(ILIT)能将变应原直接注射到淋巴结,是免疫治疗的一种新的给药途径,它可能会加强变应原的呈递和随后产生的局部T和B细胞反应。

④Hylander等证实,ILIT能够通过诱导变应原,使变应原和特异性IgG4的亲和力增强,从而减少季节性过敏症状。

⑤表皮免疫治疗通过在皮肤上保留贴片来应用过敏原,已被提议作为潜在的给药途径。

⑥Senti等将草花粉提取物涂抹在粘性撕裂皮肤上,实验组的鼻部症状评分有48%的改善,显著优于对照组。

⑦Okubo等发现,依美司汀贴剂组的总鼻症状评分显著优于口服左西替利嗪组,表明依美司汀贴剂可有效控制过敏性鼻炎。

理中归元总结,过敏性鼻炎是一种常见的慢性疾病,发病率和复发率极高,需要新的治疗方法来更好地控制该病。因此,临床研究和新药物治疗方案的开发,靶向药物和相关靶点,以及免疫疗法中更有效的给药途径的相关研究正在进行中。相信随着研究不断深入,减少糖皮质激素药物的必需性,有助于增加过敏性鼻炎治疗药物的选择多样性,提高不同情况患者的医治可能性,改善患者预后。

 

参考文献:

1、张翠新,王庆国.王庆国教授治疗过敏性鼻炎经验总结[J].中国医药导报,2019,16(18):125-128+132.

2、李海丽,段志坚.过敏性鼻炎的研究进展[J].内蒙古医学杂志,2018,50(05):545-547.